揭开网络赌球黑幕:宝盈特大网络赌博案透视

  新华网北京1月21日电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2004年3月以来,总部设在台湾省台中市的“宝盈”赌博公司,登陆祖国大陆,与一些不法人员相互勾结,大肆进行网络赌博活动,尤其是疯狂赌球,在内地迅速蔓延。短短几个月内,这种新型赌博形式波及全国大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社会危害极大。

  宝盈是一家利用互联网对足球比赛等进行网上投注赌博的公司。这家公司组织博彩专家和软件人员开发赌博网络软件后,将服务器设在境外,利用互联网进行赌博。

  这家公司主要业务包括“赌球”“六合彩”等,公司下设客户服务中心、程序部、财务部等部门。客户服务中心主要负责与“总代理”级以上庄家进行联系,管理日常的赌博活动,发展新庄家;程序部主要负责设计、维护赌博网站,为庄家、会员开设网络赌博账号,维护数据库数据等,共建立了4个网站、7个登录界面;财务部主要负责汇总投注额,统计每场赌博输赢额并公布在“客户”的网站账号内,大陆赌资结算一般是在各银行开设账户进行资金汇兑,再通过银行、地下钱庄等渠道将赌资转移至台湾或香港。

  传销式的“金字塔”型是宝盈公司一大特点,整个公司组织非常严密。最顶端是宝盈公司老板,大陆代理分为“大股东”“股东”“总代理”“代理商”“会员”“接单人”等6个等级。同一级之间互不认识,老板给每个一级代理发放一个专门用于上宝盈公司赌博网站的编号,一级代理再发放不同的编号给其发展的二级代理,以此类推,每一个参与赌博人员都有一个专门的编号。没有网址,没有代理提供的上网编码,根本就不可能投注。而且由于上一级的代理可以在网上看到下一级代理接受的全部投注情况,因此下级代理也无法瞒骗总收入,侵吞钱财。

  宝盈公司赌球方式非常之多,包括上下半场分开赌、赌单个球星的进球数量等等,有时候一周有100多场次。从运作上来看,一般是一有赛事,公司就会在网站上发布赌博赔率,同时代理商开始接受会员投注,比赛结束后进行结算。三级代理均是通过从各自的总流水中抽取一定比例来获利的,“抽水”比例一般在1%以下。

  一般来说,参赌人员成为会员后,要在代理商提供的账号里预存一定数额的资金,供投注时产生“授信额度”。比如某会员存入10万元,代理根据其的“信用情况”可给予30万元的信用额度,即意味着该会员最大投注额可以达到30万元。比赛结束后,会员向代理以银行卡、银行账户或者现金的形式结账,代理再向上一级结账,总代理定期向股东结账。

  刘四军,在涉足赌球以前一直做正当生意,小有积蓄。2002年在一次经营失败后开始沉迷于赌球,并且输掉了数十万元的积蓄。为扳本,摸着门道的他成了宝盈的总代理,四处发展下线。

  据贵州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曾海燕、案件处副处长文大权介绍,宝盈公司在贵州发展了周小军、邓光谦为其股东,由此共发展了3名总代理、25名代理商和211名会员,赌博网络蔓延到整个贵州。

  今年37岁的周小军系江西财经大学毕业生,从2004年4月份开始伙同邓光谦以每月1万元价格向宝盈公司租用10个账号,开始涉足网上赌博。7月用15万元作为保证金汇至宝盈公司,正式成为公司股东。而从8月到被抓捕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就有了几百万元的进账。根据周、邓二人电脑上获取的资料显示,仅9月27日至11月23日,其账号下总共发生投注近8万笔,涉及赌球金额为人民币9000多万元。

  由于严密的传销模式,飞飙的获利刺激,地下网络赌球迅速在大陆蔓延开来。据了解,辽宁赌球资金每天达到几百万,周末高峰达到几千万。参赌者分别以沈阳和大连“一南一北”两个城市为中心,涉及人数近万人。

  从2004年4月起,广西柳州市无业人员韦金敏伙同其丈夫在家利用互联网进行赌球违法活动,接受李德春等20余名下家下注,对五大联赛等足球比赛进行投注赌博,每期投注金额有数十万元,总涉案金额达1000万余元。

  宝盈公司网络赌球发展之迅速、投入其中的金额之巨大令人瞠目结舌。在短短几个月,22个省区市就都有了庄家和代理级的上家。广东省内有证据查实的获得非法利益最高的一个代理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获得一二百万元非法收入,而投注量最大的一个会员累计投注已达到几十万元。

  一些群众和媒体关于宝盈网络赌球的举报,引起了公安部领导的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了专案组进行督办,协调治安、刑侦、技侦、网监等多警种联合作战。经过调查和梳理,一个月里共整理出208条线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机关统一行动,根据这208个线索开展抓捕行动,撒下巨网以一网打尽这个特大赌博集团——

  11月24日,辽宁省开展“拂晓行动”,有史以来第一次集中打击网络赌博,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49人,查获涉嫌赌资1871万元,缴获手枪1支。bbin官网地址

  11月25日,广东省组织警力1100人次在涉案的14个地市全面收网,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76人,查获赌资101万元、涉嫌赌资1033万元,缴获手枪1支。

  同日,广西组织南宁、柳州、梧州、玉林等地市公安机关统一行动,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4人,刑拘13人、逮捕1人,查获涉嫌赌资342万元。

  12月19日,北京市公安机关将“宝盈”公司北京地区代理、33岁的王欣,以及下线庄家、操盘手张勇、孙东生等人抓获。

  其实,早在此前的4月份,辽宁警方就发现了宝盈公司的网站经营赌博,并进行网上侦查、监控,查出赌资在5万元以上的涉赌人员四五百人。而这次拂晓行动,基本摧毁了宝盈在辽宁的赌博网络。24日当晚,在丹东市一酒吧内,警方将宝盈公司在辽宁的最大“上线”“吕大哥”(真名吕利新)抓获,当场在他身上搜出16张银行卡,在其家里又找到几个银行卡,卡里共存钱700多万元。而他的七八个下线个已经被抓获。

  在贵阳市白云区看守所,失去了自由的周小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次赢利分钱时,心里既高兴又惊慌,曾闪过赚几笔后就金盆洗手的念头。但毕竟来钱太容易,诱惑力太强,总有侥幸心理存在。“赌博这个东西,不管是输是赢,赌到最后都是输”。

  记者从公安部集中打击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办了解到,绝大部分省份对各种形式的网络赌博均有发现。12月下旬,云南省就先后破获了两起网络赌博案件,其中昆明摧毁了一利用国际足球比赛进行互联网赌球的“球庄”,曲靖市抓获涉嫌组织网络赌博3人,并发现一名利用职务便利假冒他人骗贷800余万元进行网络赌博的犯罪嫌疑人。

  “在诸多赌博活动中,网络赌博发展最快,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已蔓延至大部分省份。”公安部佟建鸣处长介绍,“由于网络赌博不需要进行现金交易,对赌徒有着更强的诱惑力。这种赌博往往涉案资金巨大,极易造成巨额资金流失,也为洗钱犯罪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条件。”

  记者了解到,网络赌博的主要形式有、21点、、押大小、赌球赌马、轮盘赌、六合彩等,一般多通过与国际赌博公司联网,提供境外赌场实况、进行网络投注、信用卡交割赌资等方法进行,实现境内外同步操作。

  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于泓源分析网络赌博特点时认为:“网络赌博具有组织严密、赌资交易诡秘,发展人员扩张化、逃避打击国际化和涉及范围社会化的特点。”

  正是这种新型的赌博形式,给公安机关侦破工作带来很大难度。“流动性大,不受时间空间限制;易于销毁犯罪证据,一旦感觉有个风吹草动,犯罪分子就可以通过删除电脑、银行账户等方式使证据缺失;尤其互联网无国界,往往源头在境外,无法取证,即使打击、铲除现有的网络,也难以从根本上彻底消失。”佟建鸣认为。

  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正在研究制订司法解释,明确网络赌博的证据收集标准。但我们还应看到,一方面网络赌博往往涉及面广、赌资巨大,另一方面目前我国刑法规定赌博组织者最高判刑只有三年,容易造成一些犯罪分子为谋取巨额利润铤而走险,亟待完善相关法律加大网络赌博的打击力度。

  公安部初步阐明赌博罪和娱乐活动区分四项标准2005/01/21/ 08:49:00

  台湾宝盈赌博公司涉嫌参与中超联赛赌球被查处2005/01/21/ 02:19:0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